pacifier

Life on Mars?
恋爱中❤

钻石狗①

银河系漫游指南AU,空气连载,以为我写了①就会有②吗?太天真了!!

    当克罗布兰温在十月的某一个清晨熟门熟路地摸进那条小巷去找他的新朋友之后,他的人生发生了彻底的转变。具体来说,就是从可能死得很快变成了死得更快。

    两个月前刚搬来的书店老板奥兹平先生站在自己的店门口,仍旧戴着他那条针织绿围巾,黑色长大衣的双排扣子扣得严严实实,仪表堂堂得好像要去苏黎世参加拍卖会,身边还放着个有他那么高的箱子,显然是要出远门。他一看见手插在口袋里、正朝他晃晃悠悠走过来的克罗,就微笑起来。克罗抑制住冲过去跟他上床的冲动。

    “来得正好,克罗。”  奥兹平几乎称得上愉快地说,“两件事,一,这里五分钟之后就要被施工队拆掉了,到时候场面肯定不大好看,又是噪音又是尘土的;二,有位女士送了我一张桑特拉金斯五星球海滩的双人折扣劵,而你是我目前在这地方交到的唯一一个朋友。就是这样,我们现在去海边吧。”

    他的语气活像是在说今天要请克罗吃早餐,克罗呆滞地盯着他。

    “你说什么?”

    “我邀请你和我一起去海滨度假。你愿意来吗?”

    克罗的颈椎和爱情跳过他的大脑帮他做了决定,他机械地点了点头,然后才回过神来。

    “前一句呢?!你的书店要被拆了吗?”

    “不是书店,是地球。”  奥兹平耐心地给他解释,“为了给一条超空间旁道让路。沃贡人建筑队的工程飞船还有五分钟就到了,我建议我们现在就走。”

    克罗爆发出一阵大笑,他觉得自己终于跟上形势了:“噢天呐奥兹,这玩笑也太书呆子气了!而且如果地球真的马上就要爆炸,我们怎么可能在五分钟之内离开?”

    “我可以在五分钟之内离开,但我不确定你能不能,因为你以前没有飞过。”  奥兹平严肃地回答,“总之你先往上看。”

    克罗布兰温随意地抬头一看。

    他傻了。

    一艘银绿两色的漂亮飞船安安稳稳的正停在书店上方不到20英尺的地方,就像你邻居家的路虎停在车库里一样自然。

    “其实我还没有这里的停泊证。”  奥兹平满怀歉意地说,“不过首先得让你飞起来。”

    他一手把克罗抓过来,以不容任何犹豫和反抗的力量按住他的后脑勺,给了他一个舌吻。

    克罗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惊讶得连物理法则都忘了。奥兹平趁机松开他,转而揪起他的衣领,以一个可以用美妙来形容的手腕动作将他向上一甩。

    等克罗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顺势上升到书店的屋顶附近了。奥兹平拎着巨大的黑色行李箱轻盈地浮在他身边。地心引力此时正忙于让三个街区外的一位小女孩手上的那不勒斯冰激凌球与柏油路面接触,暂时没有留意到他们。

    “我在干什么?”

    “飞啊。”  奥兹平理所当然的说,好像他问了一个答案极其显而易见的问题。

    事实上这确实很显而易见,他在离地面近30英尺的半空中,他在飞。他真正想问的其实是他为什么能飞,但是本能告诉他他最好不要去想这件事。

    他们慢慢上升到了飞船旁边,舱口自动打开,克罗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吃早餐。

    “路上你可以先喝点泛银河系含漱爆破液。”  奥兹平说,“待会我们去宇宙尽头的餐馆用早点,可以边吃边欣赏宇宙毁灭的最后时刻,第一次去的人会大开眼界的。”

    他发动飞船,跃入亚空间传送通道,与此同时地球在奥兹平与克罗布兰温的下方爆炸了。

👗🐱

当她在人群中游弋,拉栖戴梦的女主人,
像安菲特里忒穿过海水一般
她的裙服是绽开的热带花朵
由金线、绸缎、宝石、星辰和血污构成,
还有鲸骨的苍白花萼
当她在人群中游弋,拉栖戴梦的阿莱黛
九只橘猫隐藏在她的裙撑底下,窥视你

传播美是人类的天性和责任

所以莎士比亚要写诗,我要给女朋友拍照

写了一点就不想再写的齿轮鸦莎乐美

    “……在冬夜里我们跳舞,”  男人歌唱般地说,“在溪谷,一排排商店的橱窗透出暖光,将飘雪和年轻人的脸庞也映成金色,那金色是最富有的国王的金子的光芒。”
     “可是我已经厌倦了。”  这一次他回答说。“囚犯,你为什么要用一些不存在的城市和幻梦来欺骗我?它们既不会是溪谷也不会是寒风和擎天,它们不会在任何地方。”
    男人只是对他微笑。“为什么你说我在欺骗你?实际上你根本无从知道我是否捏造:因为无论我描述的哪一个城市,它们都永远不属于你。”

前两天写了一篇(因为太黄而发不上lof的)抹布原创角色,今天终于有勇气重新看了。

感想:其实也没有我一开始觉得的那么难看,但是我的肉是真的写得垃圾,你好无聊!最喜欢的两个地方是哥哥的诗集和“真难看。”

🐱

就是那位暴虐的公主,
养着十只橘猫
它们当中最胖的那只,
被她当做脚垫
看见她的人们,都会说
“啊,上帝,多么残酷可怕的一位公主啊!”

?我为什么要去写文 我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支離滅裂な発言)

今天视奸了一眼前任的lof 发现她居然还在坚持勤勤恳恳写都市言情cpy 一年没正经写过文的我很愧疚!!!

所以我要把和小女朋友的聊天记录整理一下,将(我)咕了和(她)坑了的梗挑出来,下周看心情选一个来写

①《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
莎乐美新编,莎乐美!鸦&施洗约翰!奥&希律王!鸦姐。
原作AU,没有去信标上学而是继续当土匪的山大王姐姐和她的疯狗好弟弟,屠完镇之后绑回来一个恰好路过镇子的奥。他给鸦讲述了远方的生活,那里有冬青花和系上丝带的礼物,还有跳着圣诞轮舞的人们

没有想好最后奥的脑袋砍下来亲完之后应该怎么处理,扔掉好像不是很好,但放在床头也太病了,我们鸦鸦不是那种鸦鸦!

②《克罗布兰温的飞行练习》
克罗布兰温曾经害怕云海之上。他不恐高,但是他惧怕迷失感,云层对他来说是纯白的海底,是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活物的星间幻境,美丽但是冰冷,他什么也望不到。可他不能降落,不能逃回地面,因为那人要求他为自己飞抵目的地。

③《Down to the waterline》
逆洛丽塔,1950s美国背景,诱jian自己历史老师鸦的孤儿Ozpin in Oscar!

我好喜欢这种邪恶小朋友!!看起来是纯朴乡村小男孩,棕色皮肤绿色眼睛,黑发乱蓬蓬的,脸上还有雀斑,大家都觉得这是个腼腆乖巧的可怜男孩儿👦为了勾引老师不惜扭伤脚然后让鸦给他捏脚,被捏的时候发出压抑不住的细小呜咽

④《Moonage Daydream》
摇滚乐队AU 虽然标题是宝爷但我想的其实是枪花
地下硬摇乐队STRQ,主唱Summer&吉他鸦姐&贝斯鸦鸦&鼓手Tai
“没想到你个人模狗样的大学教授还喜欢听摇滚”

都说贝斯手最好睡到,因为没有人想睡贝斯手,奥兹平教授对此有一点话要说

⑤奥&鸦双抹布
正统(?)黄本剧情,对鸦的精神非常过分,这个就算写了我也不敢打tag 可能会被手撕

下面是您们00老师已经坑了的部分,点名批评她(指指点点)

①二战AU,流浪到巴黎的吉普赛人鸦姐弟遇到了巴黎理工大学的年轻英国教授奥和他的两个学生。直到战争开始。

②蜥蜴奥(“神明”)和他的大祭司鸦。隐藏在都市中的邪教。本来是黄文,最后硬生生被搞成了B级恐怖片,甚至可以改改拿去跑个克系团

还有一大堆杂七杂八的魅魔鸦姐弟啊男巫和乌鸦啊被当成恶魔审判的神父和爱慕他的村里男孩之类的就算了太零碎了…………………………

说是下星期写 但什么时候写出来我就不知道了🐦

以前的垃圾文章全部删掉了,所以因为凹凸fo我的粉丝我也全部移除了,毕竟以后也不会产凹凸相关